1998.07.12 心情故事         ~大車人生~    

      第一次踏上美國的土地,祇因業務需要,硬著頭皮來到人生地不熟的異地,好在

機的移民華僑熟諳華語,省卻不少溝通上的麻煩 ; 離開了機場,沿著高速公路,華僑

正口沫橫飛地介紹沿路風景及加州的特色,並間斷地討論著兩家公司未來配合的狀

況。

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

    莫明地情緒如幽靈般的來襲,挾帶著一抹孤絕與迷離,祇因身旁掠過一輛全黑的

型機車,雖然祇是一瞬間,但一向對重型機車執迷的他,敏感地察覺到前座的確是道地

的金髮男人,然而後座長髮及腰嬌小的身軀肯定是東方女孩,一種不安的感覺自心底

浮現;儘管老闆和華僑不斷地談論著,但他的心早已飛到九霄雲外;多年來始終收藏著

的那一份錐心刺痛,即使隨著時光的流逝早已佈滿了煙塵,而那段往事也早已雲淡風

清,然而記憶的精靈卻常在不經意之間翻醒著她的生命。空間與時間不斷在移轉,記

憶也在流轉,那一份心底的錐心刺痛和往日情懷又再一次的緩緩浮現眼前。

    那一年,她曾被無數的男孩追求著,而默默無聞的他是個完全不知情的男孩,祇因朋

友的牽引,她的同學們電腦語言需要有人輔導,就這樣地因緣際會他和她有了共同的

生活;在那一段由陌生進而熟稔的純純之情,他們共享心情的起落以及心情的歡愉;他

們常常共乘那輛老舊CB100省油型機車,在風中,在細雨裡,坐在海邊靜靜地欣賞海浪

的潮起潮湧,等待日落紅霞的出現,享受那短暫的自然之美。

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

       「等我退伍之後,經濟穩定之時,我們可以到國外租輛超重型機車,馳騁在高速公

路上四處去自助旅行」

    就祇因為這句承諾和默契,他們的心相繫,維持著純純的感情,為他們的未來而相扶

持努力。

    ,含著淚,依依不捨地送他進入草綠的生活,儘管一切的辛酸及痛苦思念,祇能憑藉

著短短寸筆及薄薄的信紙傳遞給遠方的她,但終究無情地草綠生活把一切都帶走了,

是那麼的全然無法控制及無奈。

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

    車行進入落磯山谷,往格瑞那達市前進,然而他的心思祇停留在遠方前進中的那一

輛全黑重型機車,卻始終也追不著,祇能眼睜睜地看著它揚長而去。

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

    那一年,她沉緬於幸福地夢幻情境時,卻也同時掙扎情義的天平之中,然而他卻全然

不知地被蒙在鼓裡;她遲遲不敢告訴他來自母親那一方的反對壓力,她亦難以取得天

秤上的平衡;草綠生活中每星期2.3封的信更不能掩飾他的存在。

    破百的草綠,他興奮地開始計劃他們的未來,然而她卻以悲楚的心情告訴自己,男女

之情固為所愛,然而親情更無法背離,兩較之下她選擇了後者,更祇有在心中默默地為

他祈禱,願他保重他自己。

    無緣無故的毫無她的消息,正在逃兵邊緣掙扎的他,急欲想知道她怎麼樣了?!好不

容易調假回到台北,卻仍然找不到她的蹤影,苦苦等了八個鐘頭得到的竟祇是她已出

車禍身亡的答案,而她母親卻什麼也不願讓他知道,儘管他苦苦懇求告之,卻祇是墜入

落的深淵。

    那一年,深秋楓紅,自此他再也沒有見到她;曾經纏綿的承諾也隨著那場早到的冬雨

逐漸濕冷;祇是,也許關係結束了,懷念卻又讓感情無限制的持續不曾靜止。

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

    車行緩緩駛下交流道,往市區方向前進;由於日夜顛倒的時差關係,有點昏昏欲睡的

感覺,又因為剛在中國城進餐後,更有想小憩的想法;華僑知道他有騎乘重型機車的興

趣,遂帶他去參觀超重型機車的展示,正在到達的那一刻那,那台在高速公路以風馳電

掣一閃而過迅即消失的全裝備重型機車,出現在眼前,前座的駕駛已戴好安全帽,啟動

引擎,後座的女孩正準備戴上安全帽,而此時,她放下了安全帽,他和她的眼光交會. .

    一切都沉默. . . . . . . 。

    許久,他默默地朢著,她的離開,耳邊剩下的祇有超重型機車引擎的低沉聲音. 。

    這六年多來的孤單與寂寞,讓心靈的酸楚啃噬殆盡,一切的答案總算浮在眼前,就讓

它一切隨風吧!!

    褪去草綠十年來的日子,他並沒有讓這一切擊垮,反而更堅強的去享受那孤單與寂

寞的襲擊,每當夜深人靜,有星星的夜空,他會去尋找那相依偎的雙星,並告訴自己不

能永遠活在痛苦深淵中,不管是感情上的不如意,事業上的不順遂,家庭上的壓力,總

是默默的承受與付出,痛苦是使人成長的原動力,更能釋然,更能灑脫,亦更會惜福,珍

惜生活中所擁有的一切。

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   *  

    再一次踏上美國的土地,他很肯定的告訴自己,他仍舊可以有祈望,亦可以隨風!!儘

管窗外的景物在身旁不斷的倒退. . . . .

 

       TO BE CONTINUE. . . .